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想要APP软件上线需要哪些资质呢?

2021年04月25日 10:15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也催生出了很多非常受欢迎的APP软件,比如抖音、微信、QQ、美团等,同时也刺激了APP软件开发的浪潮。那么企业在开发完自己的APP软件后,想要APP软件上线需要哪些资质呢?下面就由专业开发APP软件的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为大家举例说明。


想要上线APP软件除了提供一些企业的相关资质外,最重要的一项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一些特殊的行业还要提供一些特殊的资质。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是指软件的开发者或者其他权利人依据有关著作权法律的规定,对于软件作品所享有的各项专有权利。就权利的性质而言,它属于一种民事权利,具备民事权利的共同特征。

著作权是知识产权中的例外,因为著作权的取得无须经过个别确认,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自动保护”原则。软件经过登记后,软件著作权人享有发表权、开发者身份权、使用权、使用许可权和获得报酬权。

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些APP软件需要的企业资质,大家可以看看是否有您企业想要搭建的类型APP软件:

医疗App:市级卫生和计划委员会批文、 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私立医疗机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医疗器械信息展示:《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 医疗器械经营、销售:《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


游戏App:《文网文(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ICP》、《软件著作权》、《游戏运营备案》、《游戏版号》等,目前游戏版号不是很容易办理。

直播业务:《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经营范围需包括当前应用功能范围)、《公安机关互联网备案信息》(域名备案)。

打车、租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汽车租赁经营许可证》

音乐:《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或《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小说:《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时政新闻信息:《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社交聊天:《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婚恋:《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问答:《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电商:《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食品百货:《食品经营许可证》和《酒类零售许可证》《食盐零售许可证》

FM/电台:《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或《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有声读物:《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动漫:《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由于现在很多企业对APP软件的功能都要求有视频直播功能和短信服务功能,那么就需要《网络视听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播电视经营许可证);SP许可证》。

以上就是优联互通为大家整理的一些APP软件在上线之前需要提供的资质,如果您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咨询我们优联互通官方客服。


相关推荐

租客网:出租选它,我放心

不少房东会遇到这样的难题,明明房租到期了,通知租客,但租客却不肯搬走。强制开锁让其搬走,一定会发生冲突,面对这样的情况,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简单、轻松的解决呢?作为房东,在房租到期时,就应该询问租客是否续租,如若有卖房等特殊情况房东不愿继续将房屋出租给租客,也应提前告知租客,给其足够的时间找寻其他房屋,以免陷入被动。如果租客未及时向房东提出继续租用的要求,但在租赁期满后又不愿迁出房屋,就属于违约行为。在这种情况下,租客除了要支付逾期使用期间的租金外,还应偿付违约金,如果因这一违约行为给出租人造成经济损失(如本应将房屋出售,却因租客赖住行为导致未能出售),而且损失已超过违约金的,租客还应给予赔偿。作为房东有哪些权利?房东有权向租客收取租金,但必须依照租赁合同规定,并向租客提供具体的发票和收据;2、房东有权按合同规定收取不超过3个月租金金额的押金;3、租赁期限已满而又没有重新签定租赁合同的,房东有权按合同约定期限收回房屋。如租客拒不搬出,出租人可以请求房地产主管部门责令其迁出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4、如租客利用房屋进行违法活动、擅自改变房屋结构或约定用途、擅自将房屋转让、转租或调换使用、拖欠租金累计6个月以上或连续拖欠租金3个月以上,房东有权解除合同并收回出租房屋。遇到房租到期了租客不肯搬离的现象,房东应这样做:1、告知其在一个合理期限内(如3天)搬离并交清房款,否则向法院起诉;2、如在告知期限内未搬离,到法院立案庭起诉,并请求诉前财产保全,由法院查封存在房内的货物;3、起诉还房款、迟延给付房款的同期银行利息、搬离租屋、给付超期租住的租金;遇到房租到期租客不愿意搬走的情况也不要慌张,更不用义气用事,必要的时候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

2020年04月30日 11:19

租客网澄清:租客网不是中介 是专门为租客和中介服务的技术平台 租客网不带租客带看房源

近期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上千万的租客网平台开始上线,面对各方质疑租客网是传统的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公司近日正式对外澄清并进行了解释。租客网zuke.com是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以提供租赁系统服务的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平台,平台为全国超过两亿租客提供信息发布服务,为全国近200万经纪人提供SAAS系统,为几万家公寓运营方提供公寓管理、运营发布、后期房源服务管理等全套管理系统,租客网包括租客惠、易推等模块为租客提供优惠服务及工作机会。同时自主开发了万站推广运营系统,writenow即时记录软件,资讯贴吧等为所有入驻企业提供宣传运营服务,是一家高新技术服务型公司。租客网为保障租客安全,专门开发了租客安全模块,个人业务管理系统、租客百科及租客文库,确保租客享受生活的同时,保障租客安全。租客网的SAAS系统,提供全流程全闭环业务管理,方便快捷的随时管理自己的相关事务。租客惠模块,让租客在平台进行租赁的同时,可以享受平台签约的各种饮品、美食、健身类商家的各种低折扣VIP服务,让租客获得实惠的同时享受时尚自由生活。同时租客网在官网发布众多岗位的招聘信息,并提示招聘者注意事项如下:租客网实行网络化管理,有意求职的员工,请到租客网招聘栏目填写电子简历,简历提交后,会有专业人员与您沟通并进入OA系统审核,我们欢迎各类人才与租客网共同成长!租客网官方网址为www.zuke.com,简历投递网址为https://m.zuke.com/job/租客网客服电话:4006222222,求职热线:075522090000.

2020年04月19日 17:4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